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发展 > 文化风采

云南民居的建筑布局和艺术形象

云南民居的建筑布局和艺术形象

建筑是人类为求得生存的基本活动之一,从穴居野外,构木为巢,发展到近代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建筑无疑都是不同时代人们辛勤劳动的结晶,形象地反映出人类的聪明和智慧,以及社会文明进步的历程。

云南和我国其他地区一样,都在建筑史上都有过辉煌灿烂的篇章。此外,云南各地还有着不同的少数民族民居建筑,诸如丽江纳西族、怒江傈僳族的木楞房;元江哈尼族的土掌房;西双版纳傣、景颇族的竹楼;大理等地彝、白族的重檐瓦房以及白族由重檐瓦房发展成形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及彝汉民族共同发展成形的“一颗印”式等,这些民居建筑在结构、布局、装饰、工艺等方面都形成了自己典型化和规范化的风格,具有浓厚的云南民族色彩和地方特点。

云南民居建筑经过几千年的发展,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点,当然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和特殊的自然条件,云南建筑在布局、结构、用材和装饰等方面还有不少的缺点和不尽合理的地方,与中原地区历史悠久的汉式建筑比较,也许过于单调或不够气派,但它毕竟是云南少数民族辛勤劳动和聪明智慧的结晶,同样属于我国优秀文化的一部分――中华民族建筑宝库中的珍贵遗产。

 

昆明

昆明虽是云南省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但从前的昆明人大多生性简朴。他们十分珍惜衣禄、不敢折福之念深入骨髓,再加上老昆明人中鲜有富商巨贾、军界要人,因此地道的老昆明人很少建盖拥有几重大院的华屋美厦。

昆明老民居具有地方特色,分布最广的是三间四耳或三间六耳三间厅土木或砖木结构的一颗印式建筑。僻街小巷多为寓所,大街闹市又为前店后坊或前店后家。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后,受西方文华的影响,又出现了欧式建筑,如巡津街的法式住宅楼房,云南大学的会泽院,正义路马市口的万来祥西药房,金碧路的惠滇医院等等,同时出现了广州骑楼式店铺和新式临街店铺,如同合仁街、金碧路、三市街等。

在旧时,昆明的城乡无论汉族还是其他少数民族百姓都喜爱建盖经济、实惠的一颗印式民居。一颗印民居建筑的特点是:由正房、厢房、倒座组成四合院,瓦顶、土墙,平面和外观呈方形,方方正正好似一颗印章,故称为一颗印一颗印民居为一楼一底楼房,正房三间,底层一明间两次间,前有单层廊(称抱厦),构成重檐屋顶。左右两侧为一楼一底吊厦式厢房,厢房的底层一般各有两间,称为四耳

一颗印式民居是由汉、彝先民共同创造,最早在昆明地区流行起来的特色品牌,一颗印式民居的基本规则为三间两耳倒八尺。平面近乎正方形,正房三间两层,两厢为耳房,组成四合院,中间为一小天井,门廊又称倒座,进深为八尺,所以叫倒八尺,整体方形如印章,故称一颗印式。一颗印民居的大门开在正房对面的中轴线上,设倒座或门廊,一般进深为八尺,有楼,无侧门或后门,有的在大门入口处设木屏风一道,由四扇活动的格扇组合而成,平时关闭,人从两侧绕行。每适喜庆节日便打开屏风,迎客人门,使倒座、天井、堂屋融为一个宽敞的大空间。一颗印民居主房屋顶稍高,双坡硬山式。厢房屋顶为不对称的硬山式,分长短坡,长坡向内院,在外墙外作一个小转折成短坡向墙外。院内各层屋面均不互相交接,正房屋面高,厢房上层屋面正好插入正房的上下两层屋面间隙中,厢房下层屋面在正房下层屋面之下,无斜沟,减少了梅雨的麻烦。外墙封闭,仅在二楼开有一两个小窗,前围墙较高,常达厢房上层檐口。农村的一颗印民居,为了适应居民的生活习惯和方便农民在堂屋和游春上干杂活;堂屋一般不安装格子门,这样堂屋便和游春浑然一体了。而城里的一颗印民居,堂屋一般都安装有格子门。

一颗印无论在山区、平坝、城镇、村寨都宜修建。可单幢,也可联幢,可豪华,也能简朴,千百年来是滇池地区最普遍、最温馨的平民住宅,随着城市的改扩建,一颗印式的昆明古民居建筑,已经越来越少。

大理

大理城的城区道路至今保持着明清以来的棋盘式方格网结构,城内由南到北,一条大街横贯其中,深街幽巷,由西到东纵横交错,全城清一色的清瓦屋面,鹅卵石堆砌的墙壁,显示着大理城的古朴和别致。

这里受中原文化影响上千年,建筑形式和营造出的氛围都能看出中原建筑文化的影子。白墙、青瓦、已经圆滑了的石材地面一样是幽深,一样是庄严,一样记载着传奇,但却在细节中不知觉的显露出有别中原文化的边疆民族风情。

大理的白族的民居,他们的住房一般以三间为一单元建筑,并称此单座建筑为一“坊”,再以此单座建筑组成不同平面布局的院落。比如两坊组成的“曲尺形”住房;三坊组成三坊一照壁院落;四坊组成四合五天井的四合院落。而较大的住宅则由几个院落组成不同形状的重院,不过此类组群建筑的数量很少,没有一定的政治势力和雄厚的经济实力是建造不起的。

白族民居大多按东西轴线布置房屋,重院则按横向的南北轴线深入,大门布置在东北角(关于白族民居中大门的位置,白族民间有这样一种说法:左青龙,右白虎,因此大门多置于左侧即东北角上,在吉祥的青龙一边)。正房座西朝东,和厢房、对厅(或照壁)围成一封闭院落。这种布局明快紧凑,和周围的地理环境(苍山、洱海)极为协调。再加上正房、厢房的开间数量以及层高、开间、进深的尺寸均无很大差别,因此没有明显的主次之分,充分体现了白族人民大方、开朗的性格。和代表北方民居建筑的典型:北京四合院相比,大理白族民居也大多是一种内相落式的封闭建筑组合,初看上去,似乎相差不大,白族民居建筑和我国传统的汉族民居建筑在很多方面有着一脉相通之处。但细细分析就会发现两者各有自己的特色,风格有着很大的区别。从院落布局、单位建筑的结构形式(以抬梁式木构架为主)和造型到节点处理、内外装修等无论大的或小的方面,我们都可以找到不少共同点。

比如,在平面布局上,北京四合院按南北轴线对称地布置房屋和院落,正房座北朝南,东西为厢房,大门多布置在东南角上。用一个很大的过厅横跨大门和正房之间,把院子分为两部分,前为庭,后为院,功能区分十分明确,给人以幽深、典雅的感觉。单体建筑的层高、开间、进深尺寸相差很大,造成高低错落,主次分明的效果。

总的说来,白族民居建筑是由传统的汉族民居建筑经过漫长的发展和筛选逐步演变而来的。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深深受到白族传统文化以及当地自然条件、环境等多方面的影响。逐步陶冶形成了白族民居建筑浓厚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

壁照,作为白族民居建筑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建筑形象,其作用,除了用来反射阳光以增加院心及正房的光线外,主要是起到分割建筑空间并增强和丰富整体的空间成次的效果。在三坊一照壁的平面布局形式中,壁照所在的位置,如果无所谓壁照那无非就是一堵平直的围墙。但在围墙上突起一壁照,其效果就大相径庭了(虽然围墙也起到分割建筑空间的作用)。壁照虽出之围墙,但他的脊线要比围墙脊线高,加上两面均做有突出而分明的边框线,使之赫然成为一个完整独立的部分。他的瓦面为庑殿式,四角出檐很深,向上起翘,形成如鸟翼伸展的檐角以及檐口各部分柔和优美的曲线,壁照的比例匀称,长高比在1.41.7之间,接近黄金分割系数,具有比较良好的视觉形象。这样,作为主要的、具有比较良好的视觉形象,它本身就已经具有轻快挺拔,十分完美的空间形式了。和它对应的主要空间――院子,在它的衬托辉映下,主体性更加突出,给人的感觉也更加开敞大方。

门楼,是院落建筑群组的第一建筑形象,也是一个整体建筑空间的入口,它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在旧社会,门楼的规模代表着住户的门第,显示住户的社会地位。白族民居建筑中的门楼,经历代白族匠人的精心创作,成了白族民居建筑中最精致、最有代表性的建筑形象。门楼的基本形式有一滴水三滴水两种。一滴水即普通的坡屋面式。这种门楼简朴大方,为一般居名所普遍采用。三滴水则宏伟壮观,做有非常精致的斗拱并有双层翘角,稍大一点的院落大都采用三滴水式门楼。

无疑,门楼和壁照,是白族民居建筑中最有特色的建筑形象。它们的功能虽不及主房和厢房那么实在,但它们仍被当作主要建筑来看待,甚至作为建筑水平的标志。

除门楼和壁照外,在白族民居建筑中,还有马头墙麻雀台等一些小巧精致的建筑小品,它们以其适中的体量,和谐的形体使得白族民居建筑形象更加丰富,层次更加活跃。

而白族民居建筑的代表和精品首数喜洲严家大院。严家院共由自北而南的两院“三坊一照壁”(由三间两层组成一个建筑单元,即由三方带厦的房屋和照壁围成一个院落,庭院中种植花木。),两院“四合五天井”(由四方带厦房屋组成,有四个院落,其中四方房子中间的院落最大,每两房子相交各有一个漏角天井,共四个,较小。)二层楼房和一院独立的三层西式别墅共五院组成。前四院相连为一个整体,主房四方均居西:厢房五方,中三方为“两面照”(即一方兼两院),下房两方。楼上、楼下均有回廊,可通所有房间。后一院为花园式别墅,周筑围墙,西北侧留一门道通第四院。总大门在第一院北侧,入大门有深巷,前二院的两座大门和后三院的一座大门均与此门巷相连。

从宏观上来看严家大院是由5个基本的立方体相连组成的。(两间三坊一照壁,两间四合五天井和一套洋楼)它延续了建筑史从古至今反复使用的单纯几何学的构成形态,通过简单几何体多次重复,建筑在这样的重复形体间产生出了独特的空间。严家大院在保证5个空间基本形态为立方体的前提下,采用了排列为直线的方式将其连接起来。使用过厅连接各空间,一个过厅连接相临的两个基本空间。使得严家院的纵深最大化,体现出当年严家的辉煌与庄严。同时构筑出中原封建文化中的豪门深侧的景象。

另外,严家大院通过四个大空间(两间三坊一照壁、两间四合五天井);每个大空间中小空间和更小的空间(不同朝向的楼房以及划分出来的正房、厢房等等一系列空间)产生出一座完整的白族民居建筑群。在当年完善的划分出了整个严家从上到下的生活使用的功能区域。严家大院采用传统的白族民居空间布局,三面或四面有楼中间为天井。通过四周楼上、楼下的回廊形成了整个建筑群(除洋楼)贯通的白族民居中的“走马转角楼”的构筑形式,使严家大院在空间结构营造出了相同或类似的几何体嵌套的情况。在无形当中形成了一个立方体的套匣(几何体的套匣是指在某个几何体的内部,将渐次缩小的几何体完全嵌套在相同的形体中,或者有时将它们进行多重组合。)

 

 

 

 

丽江

丽江古城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代城市建设的成就 ,有别于中国任何一座王城,丽江古城未受“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途九轨”的中原建城复制影响。城中无规矩的道路网,无森严的城墙,古城布局中的三山为屏、一川相连;水系利用中的三河穿城、家家流水;街道布局中“经络”设置和“曲、幽、窄、达”的风格;建筑物的依山就水、错落有致的设计艺术在中国现存古城中是极为罕见的,是纳西族先民根据民族传统和环境再创造的结果。

古城巧妙地利用了地形,西有狮子山,北有象山、金虹山,背西北而向东南,避开了雪山寒气,接引东南暖风,藏风聚气,占尽地利之便。充分利用泉水之便,使玉河水在城中一分为三,三分成九,再分成无数条水渠。使之主街傍河、小巷临渠,使古城清净而充满生机。布局自由灵活,不拘一格,民居、集市、道路、水系组织聚散合理,配置得当,使古城独具魅力。古城建筑全为古朴的院落民居,房屋构造简造、粗犷,而庭院布置和房屋细部装饰丰富而细腻。

而丽江纳西民居大多为土木结构,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以下几种: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前后院、一进两院等几种形式。其中,坊一照壁是丽江纳西民居中最基本、最常见的民居形式。在结构上,一般正房一坊较高,方向朝南,面对照壁。主要供老人居住;东西厢略低,由下辈居住;天井供生活之用,多用砖石铺成,常以花草美化。如有临街的房屋,居民将它作为铺面。农村的三坊一照壁民居在功能上与城镇略有不同。一般来说三坊皆两层,朝东的正房一坊及朝南的厢房一坊楼下住人,楼上作仓库,朝北的一坊楼下当畜厩,楼上贮藏草料。天井除供生活之用外,还兼供生产(如晒谷子或加工粮食)之用,故农村的天井稍大,地坪光滑,不用砖石铺成。

纳西民居中最显着的一个特点是,不论城乡,家家房前都有宽大的厦子(即外廊)。厦子是丽江纳西族民居最重要的组成之一,这与丽江的宜人气候分不开。因而纳西族人民把一部分居室的功能如吃饭、会客等搬到了厦子里。在建筑设计、建筑风格及艺术等方面,大研古城的纳西民居最具特色。古城地处丽江坝,选址北靠象山、景虹山,西靠狮子山,东西两面开朗辽阔。城内,从象山山麓流出的玉泉水从古城的西北湍流至玉龙桥下,并由此分成西河、中河、东河三条支流,再分成无数股支流穿流于古城内各街巷。利用这种有利的自然条件,古城街道不拘网格的工整而自由布局,主街傍河,小巷临渠,道路随着水渠的曲直而延伸,房屋就着地势的高低而组合。这些房屋中临街的房子多被辟为铺面,或主人自己经营些小商品,或转租他人经营。长期以来,纳西人形成了崇尚自然、崇尚文化,善于学习和吸取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的优良传统。这一传统特别对民居建筑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表现在:民居特色鲜明、构筑因地制宜、造型朴实生动,装修精美雅致。此外,纳西人在房屋的建筑设计上一直着重考虑抗震性能,并总结了一些有效的抗震构造措施。这从1996年“2·3”地震中,古城民居房墙大量倒塌,但主体框架仍保持完好等情况中可以看到。

近年来,随着纳西社区的不断发展,纳西民众在民居修建时总体框架、建筑设计及风格等方面虽然仍保持传统风貌,但在房屋内部装修方面,却逐渐采用现代装饰手段和装潢材料。在这些民居里,你能真正感受古老与现代的有机、和谐的组合。

富有滇西北高原气息的纳西族民居建筑,常以“三房一照壁”的鲜明特点,赢得人们的赞美。所谓“三房一照壁”,即指正房较高,两侧配房略低,再加一照壁,看上去主次分明,布局协调。上端深长的“出檐”,具有一定曲度的“面坡”,避免了沉重呆板,显示了柔和优美的曲线。墙身向内作适当的倾斜,这就增强了整个建筑的稳定感。四周围墙,一律不砌筑到顶,楼层窗台以上安设“漏窗”。为保护木板不受雨淋,大多房檐外伸,并在露出山墙的横梁两端顶上裙板,当地称为“风火墙”。为了增加房屋的美观,有的还加设栏杆,做成通道形式。最后为了减弱“悬山封檐板”的突然转换和山墙柱板外露的单调气氛,巧妙应用了“垂鱼”板的手法,既对横梁起到了保护作用,又增强了整个建筑的艺术效果。通过对主辅房屋、照壁、墙身、墙檐和“垂鱼”装饰的布局处理,使整个建筑高低参差,纵横呼应,构成了一幅既均衡对称又富于变化的外景,显示了纳西高超的建筑水平。

西双版纳

云南少数民居的另一种布局,如同现代的单幢花园式住宅,一般不以为单位。此类建筑的平面布局比较灵活多样,有方形、矩形、椭圆形和不规则形等,大多为一家一院,四周绿树掩映,矮篱围绕,环境十分幽静。村寨由纵横交错的道路和两旁一幢幢竹篱笆分隔的竹楼及小院组成,寨边竹林密布,林荫之中即平展的稻田,远处散落着几间有顶无墙、四面通风的竹棚,是专供过路人及农民在栽种、收获期间临时休息的。云南西双版纳和德宏地区傣族等少数民族的住宅大多是这样的布局,比起城市花园式宅院的环境,更具有大自然的情趣和秀丽。

此类建筑在滇南及滇西南地区仍很流行,当地少数民族如傣、布朗、佤、德昂、景颇及部分哈尼族的住房都是干栏式住房。尽管各地建筑在结构和用材上不完全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用木柱或竹柱作底架,把房屋建在底架上,离开地面。云南古文献上有人居其上,畜居其下的记载,说的就是这种住房。

傣族干栏式住房的平面布局多为横长方形,只有少数为纵长方形。房屋的下部用木桩作底架,木桩间形成的空间用竹篱笆分成若干小间,用作畜圈、米房和堆放杂物;上层房前有走廊和晒台,房内用竹篱笆隔出堂房和卧室,墙壁也用竹篱笆或竹席编织,便于通风散热。房屋底部及走廊、晒台间横铺木棱和竹席(也有铺木板的),与底层木桩隔开。火塘设在堂屋正中,供煮饭烧水用,因无专门的烟囱,房屋多被熏成黑色。傣族干栏式住房的上、下两层有竹、木梯相接。屋顶为竹、木结构的歇山式,其上有草排覆盖,经济条件好的家户也用瓦顶结构。

在有关史籍中,每记述壮傣族系的生活习俗时,几乎都要提到这种独具民族传统的楼居。如《魏书》、《周书》、《北史》载僚人时说:依树木以居其上,名曰干栏。干栏大小,随其家口之数。又《新唐书·南平僚传》说:其地多瘴疠,山有毒草及沙虱蝮蛇,人楼居,梯而上,名为干栏。《西南风土记》也说:所居皆竹楼,人处楼上,畜产居下,苫盖皆蒡茨。其地下潦上雾,四时热毒,民多于水边构楼从居。这种楼居的特有住宅形式,正是从古代越人到后来的壮傣诸族长期相承而未改的民族传统建筑;从地下出土铜鼓镌刻的干栏图形,到今天的竹楼样式,几乎完全一致。

西双版纳傣族建房时,按照传统的习惯,要请同寨的人来帮忙,帮忙者各施其事,有条不紊,一整天就可建造一幢干栏式住房。每当新竹楼落成时,总要欢快的举行贺新房仪式,祝愿新房牢固和主人身体健康。在房主人搬进新房的那天清晨,事先受到邀请的客人们便络绎不决地来到新居,有的向主人献鸡,有的献米。在客人门敬献礼物的同时,赞哈(傣族民间歌手)还要为主人歌唱祝福。在请客吃饭时,亲朋满座,邻里齐集,劝酒让菜,甚是欢快。常常是一家建盖新房,全寨人人喜气洋洋。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古城,基本格局是以大龟山公园为中心,藏民居围山而建。山顶上的转经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古城的建筑和我们小中甸或者是其他地方看到的房子有一定的区别。它建筑的特点是属于藏式碉楼式和纳西杆栏式的风格,另外还有一些白族和汉族的成分。现在独克宗古城看到的房子大部分是藏式的房子经过一种改良之后,变成商铺。香格里拉新城毗邻而建,规模不大,道路、建筑规划整齐,完全是崭新和繁荣的现代景象。

 

而香格里拉著名的松赞林寺是云南藏区规模庞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整座寺院建在山坡上,大小殿宇错落而置,整个寺庙整个寺院外型像一座城堡,扎仓、吉康两大主寺建于最高点,为四层藏式碉房建筑,居全寺中央。主寺上层为镀金铜瓦,殿宇屋角兽吻飞檐,又颇具汉武寺庙建筑风格。相比大殿的气势恢弘,内殿则另有一番精致小巧的风格。内殿以回廊贯通,回廊上饰以精美雕刻和壁画,并采用汉式镂空窗棂加强空间感。几座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有灿烂的金顶,显得富丽堂皇。黑色的窗框,五彩的旌幡,把松赞林寺装点得更加肃穆神秘、苍凉雄浑。整个寺的建筑借助向上的造型,喧染着一种崇高而庄严的感觉。藏式建筑很讲究用木材,用的木材又喜欢雕梁画栋,雕刻艺术很漂亮。

总体来看,炎热多雨潮湿的云南南方地区竹木繁茂,各民族以充足的竹木材料建造竹楼,凉爽、防湿,是适合当地自然条件的良好住房。云南高寒山区森林茂密,气候寒冷,各民族就地取材,建造了保暖性良好的木楞房。滇南山地建筑土掌房,所需泥土木材多,这种房冬暖夏凉,通风透光好,屋顶做晒台晒粮食,便于生产生活。重檐式瓦房和“一颗印”式房屋保暖和防风性能好,适宜温带地区人们居住并可防风和抗震,适合云南大理、丽江等地的自然条件。滇池、洱海地区是云南经济文化中心,彝、白、回、纳西、汉等各族人民密切交往,经济文化水平较高,各民族建筑“三颗印”式、三合院、四合院、三坊一照壁等,造价和技术要求高。而云南东南、云南南方的木柱房、土掌房、竹楼等造价低,技术不高,适合这些地区各族人民的经济文化状况。

【关闭】 【打印】